創業17載 翩翩仍少年 ——專訪唯合服飾創始人孟慶峰

時尚資訊 >> 返回 您當前所在位置:首頁 > 新聞動態 > 時尚資訊 > 正文

創業17載 翩翩仍少年 ——專訪唯合服飾創始人孟慶峰

更新時間:  2018-07-05 16:22:51  | 點擊次數:  1659次
在波詭云譎的商業江湖里,他的崛起有如金庸筆下的男主角:出身沒有光環,歷百劫而大成!


《論語》有云:三十而立,四十不惑。說的是不同的年齡需有不同的狀態,30歲是一個人應該立身、立業的時候,40歲則是對自己和世界有清晰認知的時候。孟慶峰沒有按照這個公論來,而是超前、超前、再超前:20歲時,他在沈陽時尚拿下店鋪經營女裝,生意遠超同場業戶,提前10年而立。今天,小編坐在36歲的他面前,直觀地感覺到他的沉淀和遠見早已達到不惑的境界,提前了4年。


說到這里,也許許多人會認為孟慶峰是“老孟”,成熟、老氣橫秋等等,但恰恰相反,鏡頭里外的他時而像個嘻哈少年,時而是野性不羈的雅痞青年,不僅頭腦出眾、眼界獨到、衣品卓越,也愛玩、愛笑、愛鬧騰、愛探險,既是都市里最光鮮的霓虹,也是曠野上呼嘯而過的風。

在回顧他創業的過程中,小編一點一點地感受到,孟慶峰像極了金庸筆下的主角們,在商業的江湖里,他出身苦寒但天資不凡,不甘平庸的他跌跌撞撞地闖蕩,在一次次的碰壁中用一次次的總結修煉出了自己的獨門武功,一次次地突破自我、打開新世界的大門。而如今,生性豪爽的他不僅內功深厚、外功精湛,更有一眾信服他的好兄弟、好下屬,這位從時尚走出去的優秀企業家,儼然已有開宗立派之勢。


出身苦寒,少小離家嘗盡人間百味

孟慶峰出生于東北農村,家境自小貧困。父母每日推著水果車日出而作日落而息,用微薄的收入勉力支撐著他的學業。疼惜雙親的他中學畢業就選擇出外打工減輕家庭負擔,做幫工種草皮、稻谷,在飯店打雜,賣菜,當托兒,練攤兒……在那段沉潛歲月里,孟慶峰睡過8張板凳拼在一起的“床”,受過高空清洗玻璃摔骨折的傷。支撐著他的除了不向命運低頭的那股勁,還有要讓家人過上好日子的渴望。那時的他還沒有手機,家里也沒有安裝電話,每天下午6點半他的母親都會到鄰居家等候,而他則用公共電話準時撥通鄰居的號碼和母親聊上幾句。

2000年,揣著好不容易攢下的6000塊錢,他開始了自己的第一次創業:專營男西褲,卻遭遇1星期沒開張的滑鐵盧,身上只剩下4毛錢,然而不知道下一頓飯在哪里的他,卻還是用輕松的語氣對母親說自己很好,不用擔心。

人間百味對于孟慶峰來說涵義非常豐富,包含了酸苦、澀苦、寒冷刺骨的苦和焦灼燒心的苦等等,早在尚未成年之時,就承受了人生的風刀霜劍。



善于模仿,靈氣四溢結緣沈陽時尚

所幸的是,負重前行并沒有束縛孟慶峰的靈性,反而打磨了他創業者的天賦。前期對每一份職業的嘗試都是他的試探和試煉,至多1-3個月,他就能摸清每個行當的投入回報比并判斷是否適合自己,依此及時調整方向。模仿標桿企業從而領先周圍檔口是他不斷上升的秘訣。

當自己的女裝小店生意穩定時,他卻選擇把檔口交給營業員打理,自己去做其它大型女裝店的店員,以一己之力幫助老板一年內從2個檔口擴張到9個檔口的同時,他也掌握了產品風格定位的核心關鍵。

當進駐沈陽時尚地下商場、其它檔口都是日光燈加衣架子配置時,孟慶峰的檔口卻是射燈、貨架、陳列道具的優化組合,并不斷向當時北京最知名的華威商場飛飛小屋學習,首開先河將2個鋪位打通為1個鋪位,形象、檔次都遠超同品類業戶。

當轉型在五愛市場做服飾批發,韓國東大門就成了他的靈感來源,經過亮化升級、模仿改造后,他的檔口成為了全場最漂亮吸睛的招牌,名噪一時。

 

長于總結,自我進化遂成行業翹楚

有一個固定的句式高頻率出現在孟慶峰的言談中:“我總結了有x點”。從自身經營到行業發展,他保持著從不松懈、已成本能的觀察和思考,對于為什么從服飾零售轉型批發,他的總結是“在沈陽時尚開到6個檔口時正是贏利巔峰,但庫存管理不到位、店長積極性不高、財務不健全的問題讓危機四伏,是時候走出時尚擁抱更廣闊的天地。”

而在五愛市場創造神話之后,他再次動身走出沈陽,來到廣州十三行, 2008-2012MI^2成為每年銷售過億的領軍企業。此時他再次華麗轉身,創立唯合服飾踏上品牌化道路。“一方面消費者的購物習慣開始由淘貨轉向體驗,另一方面面對嚴重品牌同質化,商場開始歡迎唯一性品牌,這些都造成了自主品牌的快速發展,導致了二批市場的萎縮和一批市場的震蕩。我們面對趨勢要主動尋求改變,上游從OEM模式過渡到配合自主品牌的ODM,下游自己成立品牌是我在這個越來越‘專’的市場里找到的贏利點”。

對于全國最具優勢的一批市場杭州、廣州,他點評道:“17年廣州優秀商家來杭州開公司的有很多,但做得好的卻很少,水土不服的原因我歸納有幾點:杭州本地品牌第一專業精細化,單店單品類,產品簡單化、極致化;第二單品鑄就成本低,單品有深度,補貨快;第三供應鏈體系完善,擁有根深蒂固的客戶資源,這些是很多廣州廠商意想不到的,北上與否,還是需要提前了解全盤,提前布局準備啊!”

唯合平臺,偉大夢想源于勇敢開始

批發業績逆市而上,品牌發展節節開花,2017年又是孟慶峰的一個豐收年,與收獲俱來的是求助、求教的同行們。面對他們孟慶峰總是傾囊相授,卻發現自己的模式不適合大部分人——沒有優質的團隊執行,創舉反會打亂步伐、增加負累。說到這點,他又是唏噓又是驕傲:“生意不能自己去做,所以我做企業也是做平臺,公司的采買、生產、財務、店長、設計負責人都是我的合伙人,五大模塊獨立運行又緊密配合,公司早已可以脫離我自主運轉。他們都是我從內部提拔上來的,采買負責人原來是司機,生產負責人原來是車位工,財務負責人原來是文員……忠誠和專業經歷過了時間的考驗。我做企業越久,越感覺到在時尚學到的東西有用,選對人和做對事同樣重要。”

2018年,孟慶峰提出了“成就100個百萬員工”的口號,不僅在總部,唯合的合伙人機制正在每一個單店中復制。這位從時尚走出去的企業家,目光穿越空間和時間,落在和時尚集團董事長郭奎章先生同樣注視著的地方。在孟慶峰看來,搭平臺、找項目、找頭羊,再找商戶——時尚的合伙人機制能最大限度地發揮羊群效應,將閑置的傳統物業化腐朽為神奇。常回時尚看看不僅是他保留的一份“時尚人”初心,更是對新機遇、新發展的敏銳嗅覺和判斷,這位創業已17載的翩翩少年會在時尚-唯合平臺上如何綻放?毫無疑問,偉大夢想已經勇敢開始!



專訪摘要


Q1:在正式拜訪您之前其實一直聽時尚的同事提起您,您是怎樣看待和時尚的這段緣分的呢?

 孟慶峰:雖然早些年轉做批發時離開了時尚,但我對時尚的情感是不會被時間磨滅的,以前只要我回到沈陽,就一定會約時尚田總交流,她的格局和思維引導了我很多。16年我聽了郭董事長的第一場講座,當時就有很深的共鳴,他講的很多點其實自己都在做,只是沒能用語言總結出來,我非常敬佩他。

 

Q2:對于郭董推行的時尚合伙人制,您的看法是?

 孟慶峰:老板要做將來的事,“時尚合伙人”是富有洞見性和預見性的事業,如果機會合宜我也希望加入其中。我認為對待人才一般有三種方式,要么讓他跟著我干,要么和他做拍檔,要么給他打工,時尚有那么多優秀的領袖和業戶,如果一起并肩進軍商業地產的話,想想就是一件激動人心的事!

 

Q3:2018年有什么樣的小目標呢?

孟慶峰:今年要做一場一千人的規模的音樂節!還要和兄弟們再次向西跨越中國!我的很多好哥們其實都是行業中的標桿,只是在這個產業快速迭代的時代,開始因為信息閉塞而慢慢落后,帶領他們抱團發展好、玩好是我一直想做的事。


(編輯:fashion)
? (★^O^★)MG外星大袭击在线客服 188比分直播智尊娱乐 德州麻将室 7分前开的天津时时彩一首页 35选7开奖 澳洲幸运8软件下载 北京赛车pk导航 科创板股票交易方式 捕鱼大师复制游戏 微乐龙江麻将破解 时时彩软件 大乐透开奖走势图 体彩北单 湖北11选5结果 天津快乐10分 理财分析 庄家控码彩票软件